群山连绵

2020-08-25 07:13

4月22日晚上,嘉黎才下过雪。4月23日,采访组的车队迎着清晨明净的阳光行驶在洁白的世界中。越往西走,越发纯净,留下两行清晰的车辙,是我们来过的印迹。但渐渐地,随着车轮不断滚动,开阔的视野也一点一点变得狭窄起来。

20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村民桑丹群培刚三十出头,看着暴雨过后的色荣藏布河如着了魔的猛兽般疯涨,淹没了下层的河岸,开始淹进村民们的房子,他和村民们没命似的往琼日神山爬去。洪水最终退去,村民们从此懂得保持水土的重要性,开始自觉地保护色荣藏布河两岸的草场和林木,5年前还成立了一个15人的草场护林队。“你看我们这里漫山遍野都是爬地柏,这已成为我们村的一大特色。”桑丹群培自豪地说,秋赤库村虽然海拔4390米,可是良好的生态环境使这里空气湿润,形成了独特的小气候,还成为雪鸡、野兔等野生动物的乐园。“现在政策好,不仅有安居房,还有矿业、草场资源补贴,村民们也更加热爱自己的家园,更加自觉地保护环境了。”桑丹群培说。

秋赤库村虽身处峡谷地带,却是一个纯牧业村,但是因为紧依色荣藏布河,老人们的记忆里更多的也是与色荣藏布河有关的故事。

一路泥泞,一路颠簸,下午两点左右,采访组终于抵达秋赤库村。刚刚下车,早已在此等候的秋赤库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桑丹群培带领村民立即献上洁白的哈达,还有淳朴、灿烂的笑脸。

秋赤库村位于拉萨河上游色荣藏布河北岸、琼日神山下,海拔4390米。色荣藏布河从这里蜿蜒流过,河岸群山连绵,山势陡峻,四季葱绿的爬地柏“爬”满山坡。这里空气湿润,相对落差不低于500米,形成了壮丽的峡谷风光。

随同采访的嘉黎县副县长王书琴告诉记者,秋赤库村位于拉萨河上游——色荣藏布河岸,那里群山连绵,峡谷深长,与一望无际的羌塘草原完全不同,是典型的高原山地,也因此形成壮丽的峡谷风光。“是拉萨河峡谷风光哦。”末了,她随口加了一句,却让采访组的成员们神往起来。见惯了拉萨市区里拉萨河宽阔的河床,实难想象拉萨河峡谷是怎样的一番景象,更何况是在印象中只有广袤草原的藏北。

桑丹群培还介绍,曾经封闭的秋赤库村现在交通四通八达,不仅有公路可直达嘉黎县城,还有公路通往拉萨的墨竹工卡县、林周县和当雄县。虽然是土路,但是每年都有养护资金,出门已不再是难事。为此,许多村民也适时地跑起运输,还成立运输队。仅去年一年运输队就为村里带来34万余元的收入。富裕起来的村民又购置私家车、摩托车,不时去拉萨或者那曲地区转上一圈,带回城里最新的东西,享受着与城里同步的生活。

都说琼日神山非常神奇,因此藏历每月初三,前来朝拜的远近村民络绎不绝。这给不大的秋赤库村带来了很旺的人气,也因此秋赤库村虽然地处偏远,但是商店、茶馆、餐馆等一应俱全。再加上新农村建设,村里通上了电、用上了自来水、修建了公共厕所、开通了广播电视和邮政,很容易就让人忘却了这是一个距县城160多公里被群山包围的小村庄。

“秋赤库”,藏语意为“白塔底部的三级阶梯”。站在村委会房前,放眼望去,色荣藏布河由东向西蜿蜒而来,在秋赤库村前形成一个优雅的拐弯。弯道北边,群山连绵,山势陡峭,灌木丛生,覆盖着一层白雪,犹如一幅巨大的天然水墨画。弯道南边,就如阶梯般分为三层。下层河岸处,三个金色的转经筒在流水的冲击下缓缓转动;再上一层,即是秋赤库村,村民的房舍依山而建,错落有致,灰白的水泥路连接着每家每户,简洁美观的太阳能路灯装点着村庄,村子东头的空地上可见色彩鲜艳的健身器械,两个小孩正在玩着跷跷板,纯真欢快的笑声在村中飘荡;村子的后上方,则是一块平坦的坝子,隐约可见五色经幡在随风飘扬。紧连着坝子的就是村民心中的琼日神山,覆盖着茂密葱绿的爬地柏,如大鹏展翅般庇护着善良的人们。

从嘉黎县城出发,汽车沿着305省道往那曲方向行驶大约一个小时来到一个分岔路口,离开崭新平整的柏油路往西拐上沙石路面的乡村公路,继续向前便可到达嘉黎县绒多乡秋赤库村。

采访即将结束,与村民们挥手告别,一只野兔突然从路边的爬地柏丛中蹿了出来,往高处快速奔去。色荣藏布河淙淙的流水声和着离别的愁绪,只有两岸的高山依然沉默,可是秋赤库村的淳朴与美丽已然定格成一幅画卷,留在我们心间……(《拉萨河纪行》采访组记者 彭月圆 张晓明 杨正林 谢伟 白晓丹)

今年已75岁高龄的洛桑曲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秋赤库村人,他指着紧邻色荣藏布河弯道的一座雄伟高山说,那叫莱布扎山,是格萨尔的王妃搭帐篷住过的地方。当年格萨尔征战经过秋赤库村,他的王妃见此地河水清冽、峡谷壮丽,便建议格萨尔在此休整歇息,并将她自己的帐篷搭在了可以俯瞰整个色荣藏布河弯道并可眺望琼日神山的莱布扎山上。传说终归是传说,总比不上亲身经历让人记忆深刻。

秋赤库村村民格珠带着孙子在色绒藏布河边洗衣服。本报记者 次旺 摄